正邦印刷厂咨询:010-123456789
印刷产品分类:
您当前所在位置: > 环亚娱乐首页 >

网红儿童频被模仿专家建议严禁未成年人担任主播

原标题:网红儿童频被模仿 专家建议严禁未成年人担任主播

  “我们家孩子的理想生活,就是长大以后和几个好兄弟合租一套公寓,白天看视频,晚上打游戏,点外卖、收快递。”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望京的王女士无奈地说,她儿子小杨今年上初二,其“理想生活”源于他关注的一名同龄“网红”主播。

  “这些‘网红’主播给孩子们一种错觉。实际上,哪有什么不劳而获的生活!”王女士说。

  近年来,随着直播、短视频平台快速发展,一些未成年人加入了网上直播的队伍,他们中有的直播玩网络游戏,有的表演才艺,有的和成年人出演情景剧,有的甚至靠卖乖扮丑吸引粉丝,其中一些人成了拥有粉丝超百万的“网红儿童”。

  如何看待这一现象?多位法学专家近日接受《法治日报》记者采访时指出,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规定,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担任主播上线直播或炒作“网红儿童”,都属于违法违规行为,应当对这一现象加大整治力度,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。

  网红儿童频被模仿

  采取措施积极干预

  王女士告诉记者,小杨初次接触手机上网是在小学五年级。当时,王女士为了让儿子学英语,就在自己的手机上下载了一款小程序,让他每天打卡。

  让王女士猝不及防的是,小杨迅速迷恋上网络直播——有时,王女士忙起来就没有及时收回手机,小杨不知怎么就刷到了手机里的短视频和网络游戏直播,并很快沉浸其中。

  今年5月,记者曾与王女士共同参加一场活动,小杨也在现场。记者注意到,在活动间隙,小杨迫不及待地从王女士手里抢过手机开始刷游戏直播。

  为了让小杨停止刷游戏直播,王女士已经与儿子多次发生争执。

  7月23日下午,在接受记者采访过程中,王女士在手机上点开一个直播回放视频给记者看。视频里,一脸稚嫩的主播正在边打游戏边解说,言语兴奋,其中还掺杂一些脏话。王女士告诉记者,这些和小杨同龄的网络主播平时还会发一些吃喝玩乐的视频,给小杨传递的信息就是:生活就是打打游戏,吃喝玩乐。

  “真实的生活被这些网络直播扭曲了。”王女士很是担忧。

  这样的未成年人直播视频并不鲜见,有的观看数、点赞量还非常大。

  记者在某网络平台搜索直播回放视频看到,未成年人直播、“网红儿童”直播视频比比皆是:一名十几岁的女孩唱英文歌曲,视频观看量达1360万次,点赞超过100万次;一名11岁的“网红儿童”直播自己的日常生活,她妈妈出镜说孩子在学校里被同学骂成“垃圾”,视频观看量达24.6万次。

  更有甚者,有的视频中,未成年人穿着奇装异服、说着讨巧的话、做出不符合自己年龄的动作。这些视频被大量点播或转发。

  针对此类现象,中央网信办近日启动“清朗·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”专项行动,聚焦解决7类网上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突出问题,其中第一项便是直播、短视频平台涉未成年人问题。

 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、《网络法治蓝皮书》主编支振锋说,互联网时代,由于接触互联网的门槛和成本大幅降低,加上直播、短视频平台快速发展,未成年人直播、拍短视频现象日益普遍,存在“网红儿童”直播炫富拜金、奢靡享乐等现象,给触网未成年人价值观造成巨大冲击。

  “未成年人是国家的未来,由于未成年人的生理、心理发育不够成熟,社会经验不够丰富,所以应该予以其最大化保护。”支振锋说,中央网信办依法整治“网红儿童”直播,严禁16岁以下未成年人出镜直播,旨在给触网未成年人筑起一道“篱笆”,防止他们受到网络侵害,给他们提供更高水平的法治保护。

  未成年人触网率高

  网络危害不容小觑

  未成年人网络直播、炒作“网红儿童”的现象,日渐引起社会的关注。

  如3年多前的“14岁未成年孕妈”事件。在某网络平台,有网友发布多名未成年女性晒自己怀孕的视频截图,其中一名主播自称其只有14岁,“还有62天宝宝就出生了”。事件随即引发公众热议。经网友举报,网络平台删除了相关内容。

  但随后几年间,未成年人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大视频、直播平台,拥有百万、上千万粉丝的“网红儿童”不在少数。

  2020年四五月份,一名时年13岁的黑龙江男孩在某网络平台注册账号之后,发布了大量模仿老师的视频,吸引了众多网友围观,很快拥有百万粉丝。同年8月,一名时年3岁的小女孩在直播中被其父母投喂过量的食物,导致其体重增长到70斤,此事引发广泛关注后,直播账号被平台查封。

  未成年人直播,有的以才艺表演为名,实则是卖丑;有的开设美颜直播、宣称能赚大钱,一系列哗众取宠的行为引发社会各界对未成年人权益保障的担忧。

 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指出,我国的未成年人触网率高且年龄越来越小,网络对未成年人的危害不容忽视。

  《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》显示,2020年,我国未成年网民达到1.83亿人。超过三分之一的小学生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,且呈逐年上升趋势,随着数字时代发展,孩子们首次触网的年龄越来越小。

  在郑宁看来,由于一些“网红儿童”比成年人更具有“吸金”能力,一些家长把未成年人当成挣钱工具,让孩子按照写好的脚本表演,制造高萌假象,过度透支他们的体力精力,或者泄露孩子的个人信息,甚至让孩子干违法的事情“博眼球”,给孩子的身心健康造成极大伤害,也会影响学业。

  平台明确主体责任

  政府加大监管力度

  直播、短视频平台涉未成年人问题日益严重,国家监管与立法规范随之提上日程。

  2019年10月1日,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的《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》(以下简称《规定》)正式施行。这是我国第一部专门针对儿童的网络保护规范。

  《规定》明确,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不得制作、复制、发布含“可能引发未成年人模仿不安全行为和违反社会公德行为、诱导未成年人不良嗜好等”违法信息。

  2020年11月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《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》,其中特别规定,平台须通过实名验证、人脸识别、人工审核等措施,确保实名制落到实处,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。

  今年6月1日起实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更是明确规定,“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不得为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”。

  同日,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(直播)分会发布《网络表演(直播)行业保护未成年人行动倡议》。其中,超50家平台承诺,不为未满16岁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服务。

  7月23日以来,记者多次登录多家知名网络直播平台浏览发现,平台已进行相关限制,未能看到明确标注为未成年人的直播视频。

公司简介

更多>>

欢迎来电来厂咨询

  • 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燕南路桑达工业区30栋东3楼
  • 联系人:郭先生
  • 手机:13856274230
  • 总机:0755-83344438
  • 传真:0755-83267528
  • 邮箱:print55@print86.com
    • QQ咨询

    • 在线咨询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• 电话咨询

    • 010-123456789